最新资讯 New
联系我们 Contact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澳门网 > 技术专栏 >

【专栏】有运气好的吗?

2018-11-07 11:44 点击:

  世界杯冠军不如亚军更有话题,此情并不罕见。比如本届,热议克罗地亚的口水和文字远超冠军法国队,特别是莫德里奇连斩世界杯金球奖、年度欧洲最佳球员奖和国际足联最佳球员奖,已经在圈内形成“可以不聊法国,但不能不谈克罗地亚”的时尚。

  这不是克罗地亚第一次撼动足坛。1998年,巴西在决赛中0比3脆败法国,掀起的舆论风浪十分短暂。倒是首次参加世界杯便获得季军的克罗地亚长时间成为人们的谈资。

  这年9月,央视《世界体育报道》出动两路人马,一路去法国采访世界杯冠军教头雅凯。我领着另一路直奔克罗地亚采访主教练布拉泽维奇。

  在萨格勒布一条古巷子里,足协是一所普通民居。狭窄的楼梯通向二楼一间陈设简单的办公室,唯一的桌子后面是图季曼总统大幅画像。

  “总统访问中国的时候,中国领导人问克罗地亚有多少人口?总统说400万。中国领导人说:你为什么不把400万人都带来?”63岁的布帅笑指画像说了这段开场白。

  “我的队员天赋极好。但天赋只占取胜条件的1/7。另外6个缺一不可:明确的比赛目的;强烈的求战欲;对场地、观众、环境的适应能力;高质量的训练;队伍的团结;最后是运气。”

  “如果中国球员喜欢进攻,那就不能硬模仿意大利。我主张进攻式打法,我的球员也喜欢。”

  “都说罗纳尔多是最好的,我看苏克和罗纳尔多不相上下。我认为世界最佳球员是博班,他比罗纳尔多更出色。当然,你可以说所有父亲都认为自己的儿子最好。”

  “我最欣赏法国南特队。我曾在南特执教,他们有一套非常正确的训练方法,他们是在培养和制造球星,其他俱乐部都去南特买球员。”

  桌子上有一顶法式圆柱形警帽,它应该是法国宪兵尼维尔的。克罗地亚3比0淘汰德国引发德国球迷骚乱,尼维尔头部被打成重伤。

  “和德国队比赛前尼维尔的上司到我们驻地看过3次训练。尼维尔受伤后,这位先生写了一封信,连这顶帽子一起交给我。信里说,我是可以帮助尼维尔的人,希望我戴上尼维尔的帽子参加以后的比赛。我答应了。帽子也在球员中传递,每天晚上不是在博班,就是在苏克的房间里。”

  帽子的衬里贴着一张圣母像,“只有我这顶才有,是尼维尔的上司送给我的。圣母像象征神圣和美好。”布拉泽维奇说。

  “他们不敢在我面前吸,有几个老队员偷偷吸,吸得不多,因为烟都让我吸光了。”他狡詰一笑:“我没有禁烟令,但他们都知道不该吸烟。至于酒,他们绝对不喝。我父亲爱喝酒,但我滴酒不沾。我曾经戒过烟,因为总统的命令。但几年前我受马赛队假球的牵连,在日内瓦被警察抓了,在马赛被关了15天。我那时是南特队的主教练,后来搞清事实才放了我。我本来以为会死在监狱里,所以又拼命吸烟了。”

  布拉泽维奇称他一生经历坎坷,为南斯拉夫国家队第一次出战,就受了伤,左腿膝关节做了3次手术。后来去瑞士踢了几年,退役后在瑞士打工,刷墙,扫马路,收垃圾。28岁时,去一家小俱乐部当了4年主教练,后又辗转几家俱乐部,打出了名气。1976年,他成为瑞士国家队代理主教练。

  作为当时世界上最炙手可热的大牌教练,他对中国足球表现出浓厚兴趣。他询问当时国家队主教练英国人鲍比·霍顿的工资多少,由谁支付,工作条件怎么样。他也打听是否有其他外籍教练执教中国俱乐部队,是否对中国足球有明显帮助。他还关注中国球员的收入,并叮嘱我“请用美元计算。”

  “好球员的收入不低于10万美元,这还是保守的估计。你的队员收入是多少?”

  布拉泽维奇说他并不确切知道,一旁的足协技术部主任斯雷布里奇算了一下:“最高收入在6万至8万德国马克,合美元是4万多至6万吧。”

  “前几天日本队请我去,我拒绝了。他们已经打进了世界杯,而且是下一届主办国。”布拉泽维奇说,“中国还没有进过世界杯,这是个挑战。你看,为了接受你的采访,我推掉了一些事情,而且本来说半小时,现在已经一个多小时了。”这是要传递什么信息吗?

  斯雷布里奇说:“去中国可以,别的国家不行。而且只能一年,再长我们也不同意。”

  2010年布拉泽维奇真来了。他执教上海申花获得中超第3。众望所归之下接过国奥教鞭,却没能实现冲进伦敦奥运会的目标。是运气不好?细数先后执掌国字号的诸多外籍大牌教练,有运气好的吗?也许米卢算一个,但里皮呢?

  2、如忘记备注购买信息,请拨打杂志发行部热线确认。或者在第五频道微博私信留言,提供付款时单号截图与姓名,方便我们根据截图查询您的订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