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澳门网 > 行业资讯 >

为新型职业农民致富插上“互联网+”的翅膀

2018-11-14 13:36 点击:

  说到“农民”,很多人本能想到的,可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是务农收入差、社会地位低的处境。在过去,我们看到的也多是“鲤鱼跃龙门”式的离农进城,罕见“凤还巢”式的返乡归田。但在今天,事情正在起变化——有一种农民叫新型职业农民,对他们来说,务农不是为了填饱肚子而是工作,“农民”不是身份而是职业。十九大报告就曾指出,新型职业农民必将成未来新蓝海。这本质上也是“三农”事业变革在农民境遇维度的映射。

  今年9月,中央、国务院印发了《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份就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第一个五年工作作出的部署,对新型职业农民发展进行了全面设计,从国家层面对新型职业农民发展作出了规划,指导各地区、各部门分类推进新型职业农民发展。就在近日,首届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发展论坛召开,也将议题聚焦在了新型职业农民身上,对其发展挑战与对策等进行了探讨。

  新兴职业农民破解了农村空心化、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谁来种田”难题,他们自身可持续发展的难题,也需要社会多方破解。这其中就包括企业助力。在这方面,拼多多开辟的以“拼”助捐的扶贫新模式,就是个可资参照的标杆。

  11月8日,拼多多创始人、CEO黄峥参加在乌镇举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受邀在“网络公益与扶贫:消除饥饿与贫困”论坛发表主题演讲,分享拼多多扶贫助农的实践与思考。他表示,电商企业参与扶贫工作,核心是利用互联网的优势,解决农产品流通问题,让贫困地区有产就有销,多劳能多得。作为“新电子商务”平台,拼多多平台已汇聚3.44亿用户和超过200万商户,希望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和技术应用,对现有商品流通环节进行重构,持续降低社会资源的损耗,为用户创造价值的同时,也致力于为中国精准扶贫和乡村振兴做出应有的贡献。

  扶贫助农,也是为新兴职业农民发家致富创造机遇。成立三年就变身“中国电商平台第三极”的拼多多,确实也给出了亮眼的“扶贫助农”成绩单:拼多多平台三年卖出109亿斤农货,在贫困县带动返乡就业青年超过5万人,帮扶起超过10万个商家,拉动700万人就业。这些数字是对新电商扶贫的成效量化,也是对拼多多开创的以“拼”助捐扶贫思路的价值确认。

  都说“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对农民群体而言,渠道匮乏也会限制他们的致富想象力。长期以来,三农都未接入互联网拓殖的价值链中,渠道壅塞、销售无路,成了很多农民的现实痛点与脱贫掣肘。正因为许多山区农产品养在深闺人未识,只能是围绕农贸市场或经销商转,供需断链之下,经常落入滞销或贱卖困境,导致许多农民错失了消费升级语境中绿色食品需求高涨带来的脱贫机会。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和4G的普及,个中难题有望纾解:有了新电子商务基础设施铺下“高速公路”,农产品“借网出村”有了巨大的想象余地与落地空间,农民脱贫致富也迎来了更多的机遇。

  这里的“高速公路”,不只是简单地打破“信息孤岛”,为农民提供市场信息和农产品上行服务,更是利用新技术赋能农产品产销,丰富三农信息服务形态与渠道连接形式,重构其流通环节。这样才能让更多农民搭乘互联网快车变身新型职业农民,也让农产品突破互联网价值链“低端锁定”。

  凭借“社交+电商”高度融合的创新业务模式而迅猛崛起的拼多多,就通过将平台可利用资源聚合成惠农“能量场”,创新了“互联网+助农”的方式:在供给侧,通过“C2B预售”聚集海量订单分拆给产区,精准到贫困户,这既实现了供需高度匹配,也摆脱了传统电商“农商不联、产销脱钩”的窠臼,通过订单驱动加强了产销关联,进而引导农户“因需供应”,避免滞销或积压;在需求侧,3亿多用户为拼单而接力分享的社交力量,既会帮农产品进行“免费安利”,也带动农货订单裂变式增长。

  跟当下常见的“电商助农”模式比,以“拼”助捐无疑是其突出特色:拼单模式下,这能更高效地整合供需两端信息,快速消化掉大批量的当季农产品。正是凭借着这点,拼多多将全国679个贫困县的农田和城里的写字楼、小区连在一起,成功建立起了一套以“拼”助捐的可持续扶贫机制。

  作为平台型公司,拼多多以“拼”助捐,也是基于自身优势的“助农方法论”延展:平台型企业发展初期主要立足于“流量曝光”、充当信息桥梁,但到了进阶阶段,则能变身赋能平台,通过技术、数据、用户运营等资源开放,并着眼于“场景与互动”持续挖掘需求,帮助卖家成长、发展、获益。拼多多具备了数以亿计的用户和众多技术能力,也有能力在流量加持之外,赋能那些卖农产品的农民。

  值得注意的是,拼多多开启的扶贫助农模式,不是直接输血的“救济性扶贫”,也不是简单造血的“开发性扶贫”,而是“赋权性扶贫”,其基本特点就是,扶贫助农视角切换到农民身上,激发其自主脱贫致富潜能,而不是救助者本位下的“给钱给物”型浅层次帮扶。所以它不单是帮农民更好地卖出了农产品,更是通过为很多农民加载“互联网思维”,实现了对人力与产品等要素价值的激活。

  大批农民也在新电商平台的带动下,换脑子、想法子、变样子,变身为新型职业农民。《2017年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发展报告》就显示,2017年我国新型职业农民总量已突破1500万人,其整体呈现出了来源多元化程度高、规模经营化程度高、农业绿色发展水平高、互联网利用程度高、农业经营纯收入高的“五高”特点。善于利用新电商平台,已成新型职业农民致富的重要路径。熟谙互联网他们,知道怎么用技术提升农作物种植效率,也知道怎么解锁“做电商之道”从中获取收益。

  2017年,拼多多就催生9亿多笔助农订单,直接拉动170.56亿元收入;在730个国家级贫困县,扶持起4.8万商家,帮助农货搭上社交电商“高铁”,带动其年销售额增速超过310%。这背后就是无数新兴职业农民抓住了“互联网+”带来的发展机遇,赢得了切切实实的可持续发展空间。

  乡村振兴需要新型职业农民的支撑,培育新兴职业农民则需要互联网的涵养。可以预见,在新电商平台加持下,很多新兴职业农民也能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向互联网红利要发展机遇,尽早踏上致富的快车道。(虎吟)